“千亿巨轮”华为如何正常行驶?

琪琪~

04-04 10:34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天候科技,作者舒虹。

3月29日,华为在深圳总部发布2018年年度报告。财报显示,2018年华为全球销售收入为7212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19.5%,净利润593亿元,同比增长25.1%。

7212亿元人民币,这一数字超过了BAT三家中国互联网公司营收之和,并接近微软的水平。这也是华为历史上营收首次突破千亿美元。

从不同的业务领域来看,华为消费者业务实现全年营收3489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45.1%,首次超过运营商业务,成为第一大营收来源;运营商业务收入2940亿元,与上年基本持平;企业业务收入744亿元,同比增长23.8%;

2018年,华为研发费用达1015亿元,占销售收入14.1%,近10年研发费用投入超4800亿元。

华为年报业务数据

华为年报区域数据

 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业绩会上表示,2019年1月和2月,华为收入增长超过了30%,三大业务均有两位数的成长,预计2019年营收增长仍将超过两位数。

华为在财报中披露了5G业务的最新落地情况。截至2019年2月底,华为已经和全球领先运营商签订了30多个5G商用合同,40000多个5G基站已发往世界各地。华为预测,到2025年,全球5G覆盖率将达到58%,成为主流的链接技术。

对于网络安全问题,郭平多次强调,过去30年,华为有着最好的安全记录,并经过了多国最严苛、最强硬的测试。未来五年,华为计划投资20亿美元实现安全能力的提升,建立网络安全标杆,同时,华为已经完成可信产品开发的高阶设计。

对于美国的打压,郭平则强硬指出:“华为是谁的、华为由谁控制,这两个很清楚,(美国的)问题不会因为华为上市而得到解决。”

目前,华为100%的股权由员工持有,没有任何第三方股权和组织持有华为股份。华为同时强调,目前没有上市计划。

(以下是华为年报发布会实录,经全天候科技整理)

问:华为去年获得了最多的5G订单,为什么运营商业务和去年基本持平?

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:全球的电信投资,大致上比较平稳,但是受周期性影响。以人民币统计的话,运营商业务增长是-1.3%,美元计算的话是0.2%的增长,这个数据在管理层预期之内。2018年的环境是,4G的大规模建设大致完成,5G刚刚开始。2019年全球大规模的5G建设后,相信华为会迎来运营商业务的恢复和增长。4G基本解决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,5G将展现人与物、物与物之间的连接,我们相信,华为作为全球连接做的最好的公司,会受益于此增长。

问:美国如果像对中兴一样对华为实行禁令,会如何应对?

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:华为在所有经营国家遵守相关法律,我们没有看到美国对我们施加行政制裁的理由。华为坚持开放态度,与相关立法、行政保持沟通,配合他们的调查。

郭平:华为过去30年持续深入投资,相信对华为的全球供应是有帮助的,我也相信全球的供应伙伴,包括美国公司,将得益于与华为的采购和合作。

问:利润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是什么?

华为集团财经副CFO史延丽:从数据上看,相比2017年是有一定增长的。面向2019,公司的基本原则是坚持把10%以上收入投入面向未来的研发,会坚定不移的坚持下去。

问:怎么看待消费者业务超过运营商业务,成为第一大营收来源?

郭平:我们非常高兴看到,消费者业务和企业级业务都有了增长,消费者业务的增长来源于我们的出发点是为消费者提供价值。我们也高兴地看到,在海外业务上,华为消费者业务也有所增长,我们相信未来会有更大的机会。

问:运营商业务是否将达到天花板?5G出货量是否有预期?

郭平:消费者业务去年第一次超过运营商业务,成为三个BG中收入最高的业务,并没有说它是最挣钱的。我们不认为运营商BG达到了天花板,5G打开了无穷的可能性,像100年前的电一样,我们的电信ICT行业也面临这样一个机会。这个领域内,华为要和广大全球伙伴创新合作,在新一轮竞争中保持和扩大优势。简单来说,就是用ICT技术赋能各行各业,华为作为一个平台,每个参与者都能在自己的领域获得成功。

问:英国多次指出华为存在安全缺陷,华为在英国网络的存在是否会带来风险?

郭平:华为产品没有任何后门,同时华为打开了后门,进行了源代码测试。报告显示,英国网络没有比去年更脆弱。针对英国给我们提出的更高的要求,去年华为董事会决定,投资20亿美元进行改善,建立安全标杆。我们会和各方合作,使得产品质量、安全更大提升,希望共同提升行业水平。我们已经完成了可信产品开发的高阶设计,相信5年后华为会建立起可信、安全新的标杆。我也相信随着时间进展,英国合作伙伴机构也会越来越有信心。

问:特朗普说要赶快发展6G,华为怎么理解特朗普的想法?

郭平:5G相比4G,在更大连接数、更小的时延,使得现有的人跟人的连接有了革命性的进步,就像100年前的电力。5G为打开了可能性,至于5G什么时候发展到6G,我想让我们的技术专家来给出答案,而不是政治家。

问:华为今年业务发展的情况,和去年相比会怎么样?华为2019年的预期,和2018年相比会不会放缓?

郭平:2019年头两个月,我们的收入增长超过了30%,在三个业务都有了两位数的成长。我们预测今年随着运营商5G驱动投资的恢复、全球行业数字化的机会以及消费者业务的需求,我们今年仍然会有两位数的增长。华为是个以客户为中心的公司,我们希望合作伙伴能在商业上获得成功,华为会在上面付出努力。

问:任总(任正非)说对2019年的增长预期不太乐观?

郭平:华为是一个还没上市的公司,活的健康是最重要的,至于哪一个财务数据不是华为追逐的核心。为客户创造价值,是华为生存和发展的理由,我们看到客户发展和数字化的诉求,华为提供有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,相信增长是华为努力的结果,而不是目标。

问:海外收入占比去年低于49%,2019年是否会降低?华为增加了库存,是出于美国可能制裁华为的考虑吗?

郭平:海外方面,选择我们的客户和国家还是在不断发展的,今年1-2月我们在海外收入有不错的增长,相信全年还会有这样的势头。

至于库存问题,华为的现金流2018年比2017年有所降低,但是利润兑现率超过100%,还是健康的数据。适当加大库存,应对不确定事件,是现金流有所降低的原因,但是请注意,我们现金流还是非常健康的数据。

华为年报财务数据

问:华为起诉美国政府有何进展?是否担心双方关系会进一步恶化?

宋柳平:我们起诉美国,是基于美国国防授权法案的889条明确提出把华为排除在外,这是违反美国宪法的。我们要求法庭通过公证审理,移除这条违法宪法的法律,对一家公司实施制裁的方式,不是基于事实和证据,而是政治原因,我们相信美国法庭会对案件给出公正审判,当前没有新的进展。

问:你提到了大公司病的问题,许多大公司都对中层员工进行了调整,华为是否也会这样做?

郭平:堡垒容易从内部攻破,更容易从外部加强,感谢外部压力让华为激发起来了,这种动力华为会很好的应用。很高兴看到过去两个月华为有30%以上的增长,我们有了神助攻,使公司保持活力。这种不公平、不公正的压力,将会使得我们更坚强。

问:运营商出于美国压力,不应用华为设备,华为有什么应对?

郭平:美国政府所采取的行动,我们都很清楚了。像我们中国人说的,吃相完全都不管了,我也很为这些绅士们感到遗憾。他们的这些行动,使得我们需要更多的沟通,去获得他们的信任。结果你们也看到了,全世界的公司基于自身的利益、基于标准和事实作出了利于自己的判断。对于华为来说,要做自己最大的努力,让选择华为的客户在自己的竞争领域获取优势。

ICT行业是全球高度合作的领域。我开车的时候车上还有个备胎,万一车爆了我的车还能行驶。2011年还是2012年任总做了一个内部讲话,华为有一个备胎计划。华为期待和全球合作伙伴保持合作,如果是胎破了,我们还有备胎。面对极端事件,华为还有信心保障业务的连续性。

至于华为的软件可信开发,主要不是应对监管机构的要求,而是出于我们的责任和纷繁复杂的环境,把安全隐私保护至于商业之前。具体的话,我们打开前门,让专业机构可审视我们的源代码,并且是可核查的安全保障。据我所知在全世界这个事前无古人,你也能理解英国监管机构所说的,对华为最强硬、最严格的要求是什么。也希望其他伙伴努力跟上,别离我们太远。

问:面向企业业务,BAT都在发力,华为怎么看企业级业务?

郭平:企业级业务,华为取得了一定的成绩,也有很大的差异化。对未来来说,云化、智能化、数字化、产生了巨大空间,华为相信能提供竞争性的方案。

问:华为表示过不会向中国政府提供隐私数据,如果政府索要这个信息的话,华为会怎么做?

华为高级副总裁陈黎芳:我们再次澄清,任何政府、任何组织向华为提出搜集他人信息,我们都是不予配合的。我非常理解大家的担忧,中国政府的多位领导人已经分别澄清,中国没有法律要求企业安装后门,搜集信息。华为拒绝中国政府提出这样的要求的话是合理的,中国法律规定,法律无文则无罪,华为做出这样的承诺是有保障的。

问:华为有没有考虑上市?

宋柳平:华为的股权结构很清楚,100%的股权由员工持有,没有任何第三方股权、没有任何组织持有华为股份。华为目前没有上市计划。

华为董事会首席秘书江西生:截至去年,华为96768员工持股,全部是华为现员工,和曾经的员工。

郭平:美国(打压)的问题,不是因为华为在哪里,而是因为华为是华为,这些问题不会因为上市而得到解决。华为有9万多员工股东,没有一个完善的管理系统是不可能运作的。呼吁媒体研究一下华为的高科技创富模式,说不定能拿个博士论文。华为没有大股东,靠着累积成千上万的优秀头脑,进入一个高科技领域,并且取得了成功。这个案例,可能和传统由大股东控制的资本模式有很大不同。对未来的商业模式、公司治理模式、创富模式,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。不要因为竞争不过华为,就给华为抹黑,背景可以无处不在,这世界上最大的背景是美国背景,竟然还竞争不过华为,这是什么样的心理,希望美国政府调一调。

问:如果面对美国这样的打压,华为有没有考虑搬离总部或董事会成员进行调整,加入非中国籍的成员?

郭平:你的问题其实是三个部分:第一,谁拥有华为,这个问题刚刚说了。如果我们做任何不当的间谍活动导致公司陷于崩溃性风险,这是挑战了华为管理层的基本能力和常识。

第二,谁控制华为?由9万多员工股东到115位持股代表,17位董事,7位常务董事再到轮值CEO,谁控制华为,这也是非常清楚的。所有华为董事和管理层都是早年加入华为,随着华为一起成长。以美国全球情报能力,(看清这两点)这对他们来说不是问题。

第三,华为在各地是受欢迎的,我们促进税收、解决就业、提高产业发展,提供了很多的慈善活动,这是世界需要的企业。还是这句话,就因为我们是中国公司,我们在这个领域内领先了,就一定是获取了政府的支持。如果只是靠个背景就能成功,那中国能成功的公司多了去了。这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,不仅是中国,明年也许是印度呢,也许是波兰呢,不仅仅是美国公司,还有其他公司需要成功。

宋柳平:作为一个商业公司,我们知道,这是一个常识,安装后门,替一个国家收集情报就等于自杀。我们没有这个动力去自杀。相信中国也希望华为能够持续纳税、增加就业、提升产业发展,而不是用华为作为一个工具去攻击其他国家。华为的配合,是在法律限制范围内配合,而不是超出法律范围去攻击别人、收集情报的配合。

江西生:如果有谁做了这个决定,持股人代表大会也会阻止这个决定。


分享到 
发表评论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•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