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科之后,上汽也遇“生存危机”?

琪琪~

04-09 17:32

 

1

车企告急?

“今天的汽车市场已经非常严峻了,我们要先‘活下来’,现在这个市场,‘活下来’比任何事情都重要。”如果不是亲耳所闻,很难想象这句话出自上汽副总裁王晓秋之口。

自去年9月,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发表过“生存宣言”之后,“活着”,已然成了各大企业取暖过冬的共同话题。先是“地产大亨”万科,再到“日赚一亿”的上汽,短短一年,车企、房企双双告急,曾以为中、小企业将要惨遭洗牌,谁承想行业龙头也都深受其害。

真相也好、卖惨也罢,如今凛冬已至,生死富贵,犹未可知。

2

弱点频现

4月1日晚间,上汽集团对外发布了2018年财务报告。数据显示,2018年上汽集团营业总收入达到9021.94亿元,同比增长3.62%;营业收入8876.2亿元,同比增长3.46%。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达到360亿元,同比增长4.65%。

车市行情低迷,上汽却依然保持着营收、净利润的双重增长。初看之下,远远没有达到生死攸关的地步,然而在这一成绩的背后,外部环境转冷、大体量带来的增长压力不可忽视,上汽集团身陷困境而暴露出种种弱点,在财报之中也已经现出端倪。

利润方面,虽说去年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达到360亿元,但在扣除当期政府补贴,计入当期收益中的非经常性损益后。其扣非净利润仅为324.09亿元,这项数据较之2017年下降了1.54%。自上汽集团整体上市后,还是首次出现净利润下滑的情况。

该现象更直接反映出汽车销量的快速衰减,2018年,上汽集团累积销售705万辆,同比仅增长1.75%,创下十年来的最低记录。值得警惕的是,这些销量的绝大部分来自于集团旗下的三大合资品牌(上汽大众、上汽通用和上汽通用五菱),三者相加合计达到610.67万台,占全年总销量的86.6%。

显然,除盈利能力下降以外,上汽集团业绩严重依赖合资公司的缺陷并未得到改善。

3

内忧“外”患

数据显示,2018年,上汽大众对上汽集团的净利润贡献为280亿元,上汽通用为156亿元,上汽通用五菱为42亿元,换句话说,三家公司总共为上汽集团挣得478亿元,是上汽集团当年净利润的1.33倍。如果把这些除外,上汽集团其他业务亏损约118 亿元。

自主品牌缺乏影响力,依赖合资更是国内车企的通病,只是今时不同往日,国家放开合资企业股比限制后,外资车企开始“蠢蠢欲动”,欲增加其在华合资公司的股比。此前有消息称,戴姆勒欲增持北京奔驰,因为地方政府撑腰,北汽得以死死守住底线。

如今大众也不是省油的灯,2019年3月12日,大众集团CEO迪斯于德国沃尔夫斯堡总部召开的“2018财年媒体年会”,据他所说,大众集团正计划对在华几家合资公司的股比进行调整,这其中就包括上汽大众,谈判正在进行,预计2019年下半年或2020年上半年对外公布结果。

消息传出,上汽集团开市大跌4.41%,报收25.56元。虽说后来官方出面稳住了局势,但股比风波一日不平,上汽的未来便始终笼罩一层阴影。

4

债务加身

与销量下滑相对的,上汽集团的财务数据表现并不乐观。2018年,上汽集团的预收款项为153.55亿元,比期初减少118.23亿元。而长期借款比期初增加122.64亿元,集团解释为公司因业务发展需要新增借款,但如此庞大的数据,不禁让人捏了把汗。

有传言称,陈虹掌舵5年,上汽负债猛增一倍。

2007年以前,上汽集团负债还未超过30亿元,2007年则直接上升到462.23亿元;2009年和2012年,上汽集团负债分别913.94亿元和1721.97亿元,三年时间翻了一番;2014年和2018年前9月负债分别为2298.72亿和4550.7亿,近5年间增长了97.97%。

直到财报公布,2018年上汽集团当期的流动负债达到了4143亿元,较期初增长了6%;总负债达到4980.5亿元,较期初增长了10.3%。资产负债率达到63.6%,到达上市以来的最高位。

在汽车行业,负债率一般保持在40%至60%之间,上汽的负债率明显偏高了些。当然,以上汽的体量,还债还是不难。

如今上汽面临的压力,更像是自主品牌种种问题的一个缩影。有分析师预测,2018年是近10年来光景最不好的一年,也很有可能是未来10年最好的一年。陈虹看到这句话,不只是何种心情。

值得一提的是,2018年初,上汽集团总市值曾创下历史新高,一度跃上4000亿大关。如今再看,仅为3342.64亿,短短一年,跌去将近700个亿。

市值暴跌背后,不仅打击了车企的信心,也反映出投资者对企业的态度,如何重振旗鼓,成了上汽的当务之急。


分享到 
发表评论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•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