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,20岁的少年心

荼兰网

前天 05-31 18:00

编者按:本文转自投中网,作者李桐。

QQ二十岁了。

曾与他一同成长的80后、90后正在离去。“滴滴滴”和咳嗽音的提示声、从星星月亮升级到太阳、互踩QQ空间、充绿钻黄钻换QQ秀、玩QQ飞车——这些过往记忆都和好友列表里的头像一起“灰”掉了。

2013年后,QQ月活跃用户增长明显放缓,2016年Q2达到高点8.99亿后一路下跌,2017年Q4跌至7.83亿,此后缓慢回升,在2019年Q1到达8.23亿。

腾讯将数字下跌归因为“非核心用户减少”。这款腾讯最古老的产品正在不断更新血液保持年轻化。2019年5月QQ发布的《00后在QQ:2019年00后用户社交行为数据报告》中显示,年轻用户在QQ平台的活跃度明显提升,2018年第三、四季度21岁及以下的月活跃用户增长量分别为16%和13%。

相比微信的冷静、克制,QQ更像那个对世界永远保持好奇的孩子,兴趣广泛,乐于交友。在陪伴用户找寻“自我”的探险之旅中,他也在不断探索前进方向。

饿死鬼投胎的小精灵

起初,QQ还叫OICQ,它是个需要被喂养的孩子。

这个模仿ICQ的即时通讯软件最常发出的声音是“滴滴”——这是马化腾用自己的寻呼机录下的。在腾讯早期创始人许晨晔眼中,QQ是“饿死鬼投胎的小精灵”,“有一段时间,我们一听到‘嘀嘀’的叫声就会心惊胆战。”

马化腾曾在央视采访中回顾早期创业时的情形:“当时QQ还没有起来,还没融资,我们基本做大量的系统继承,包括帮别人做做网页这样的一些小项目来养活QQ。不断的消耗我们服务器资源,但是不知道它的商业模式是什么,所以那段时间最痛苦。”

发布9个月之后,OICQ注册用户超过100万。但这个永远喊饿的孩子也几乎花光了腾讯的“抚养费”。账上只剩1万,马化腾只能增资减薪。

2000年,OICQ更名QQ,此后腾讯都在培养QQ实现自盈利。最初的选择是广告,但QQ的用户与其一样年轻,购买力并不高。其后推出的“QQ俱乐部”会员服务也没收到明显成效。QQ号码注册收费则引发了舆论攻击。直至推出QQ秀,情况才有所转变。

QQ秀仍是模仿他人而诞生的产物。当时韩国社区网站sayclub.com开发了名为“阿凡达”的功能: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,付费更换虚拟角色的造型,如发型、表情、服饰和场景。2000年12月,在sayclub.com上购买虚拟道具的付费用户为6万人,一年后增长到150万人,每个用户平均每月支出折合人民币为4.94元。

在sayclub.com引领下,2003年1月24日QQ秀上线试运营。除了在QQ头像上显示之外,QQ秀也会在QQ聊天室、腾讯社区、QQ交友等服务中出现。半年内就有500万人购买了这项服务,平均花费为5元左右。

这是QQ成长迭代史上的重要结点。QQ秀让用户在虚拟世界里塑造了一个虚拟化人物,并通过它与他人建立连接,表达情感。QQ不再是没有个性、面目模糊的即时通讯工具——它创造了一个更广袤、自由、生机勃勃的虚拟世界。

这或许也是QQ“年轻”基因的起点。

实现“自我供血”的少年QQ吸引的也仍然是少年。处在青春期的年轻人所面临的世界是混沌、暧昧的。他们正在探索世界的进程中,渴求挣脱家庭与学校的束缚,表达自我,连接同类。而QQ正是他们所渴求的自由大陆。

出售虚拟产品,满足用户情感寄托——在这一思维延伸下,QQ又推出钻石会员制、QQ空间、Q宠等一系列对应现实世界的镜像产物。它们共同构成腾讯生态母体,成为腾讯向游戏、门户、邮箱、浏览器、安全、电商等各大领域出击时最稳固的根基。

少年QQ,成年微信

但QQ不足以让腾讯成为巨头。

2010年前后,手机上网逐步普及,互联网行业面临从PC到移动互联网的转型。模仿Twitter的新浪微博应势而生,借助明星效应迅速成为现象级产品。

在QQ所搭建的虚拟世界中,以学校公司、地域、兴趣为连接点发形成的社群是各自独立、去中心化的。而微博所搭建的世界则更像一个巨型广场,它更大化满足人天生爱表现的欲望。意见领袖的声音在此将被成倍放大,平民也有了与偶像连接的渠道。

比新浪微博迟8个月上线的腾讯微博失去取胜机会,为腾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抢下流量入口的是“微信”。微信是KIK的模仿者。在QQ邮箱的阅读空间里,张小龙第一次知道KIK,他给马化腾写邮件建议由做一个类似产品,马化腾当即回复同意。

又一款即时通讯软件,又一次先模仿后创新,微信的成长路径和QQ有诸多相似之处。

2011年1月21日,微信正式推出。在尝试即时通讯、图片分享的半年中,微信用户数不曾突破100万。但7月份上线“查看附近的人”功能后,微信的日增用户数达到10万以上。

与他人建立连接仍然是人类永恒不变的需求。

以此为拐点,过往处在旁观者姿态的QQ开始对微信导流,同时自己也向移动互联网转型。2013年为迎合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趋势,腾讯进行组织架构调整,手机QQ、QQ空间划归到QQ所在的腾讯社交网络事业群(SNG),手机QQ游戏则划归到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(IEG)、微信独立成为微信事业群(WXG)。移动端与PC端统一为用户提供服务,减少了组织之间的壁垒和层级。

QQ陆续推出基于移动端的QQ手游、QQ阅读、兴趣部落等新功能。2014年4月11日晚9点11分,QQ同时在线账户突破2亿,其中通过移动端登录用户超过7成。马化腾当晚在腾讯微博写到: “恭喜QQ同时在线账户数今晚首次突破两亿!手Q贡献了大部分,后力仍强劲,与微信相辅相成,有竞有合,各有使命目标,两条腿走路更稳健。”

同生于腾讯生态,QQ与微信气质迥然。形态多变的QQ像是现实世界中爱折腾的“社交达人”,打游戏,参加兴趣部落——什么都能玩。而微信更像愿意一个人坐在角落的孩子,所有举动都极为克制。

微信的开屏界面是张小龙亲自选定的,“我们的UI给出了好几个方案,其中一个是月球表面图,有很浩瀚的宇宙感,我建议改成地球。上面是站一个人、两个人还是很多人,也讨论了一阵,最终决定只站一个人”。

气质偏冷感、内敛的微信少年老成,也更为进入职场的成年人所青睐。它真正成为了如同“水电”一样的基础设施,融入各阶层人群的生活,代替QQ成为腾讯的战略级流量入口。

和年轻人站在一起

硬币的反面是,微信越来越沉重。

朋友圈内,越来越少的朋友更新动态。当微信成为所有人的连接工具,社交压力将迫使人们向别处寻找出口。

这听起来又像是一个寻找自由大陆的故事。微信之外,各类兴趣社交正在发生。而面临用户流失的QQ也在重新找回自己的位置。

大约从2006年开始,以QQ秀为代表的虚拟商品销售业绩由顶峰下滑,腾讯内部争论持续近一年,最终结论是用户的兴趣和属性发生改变,仅运营商品——且是虚拟商品而非实物商品——不足以时刻跟进这种变化,因此要将运营对象从‘商品’改为‘人群’。

QQ仍然选择和年轻人站在一起。基于年轻化发展方向,QQ在2016年制定了娱乐化社交战略。腾讯公司副总裁殷宇阐释时表示:“娱乐与社交天然契合,娱乐为社交注入具有活力的内容,而社交则为娱乐内容提供了体验、分享、讨论和再创造的流转平台。”

笼络00后的“厘米秀”正是一项娱乐化产品。这个可以定制形象,百变造型,还可以与好友进行动作互动的小人实际上是PC 端上的QQ秀在移动端的延伸。厘米秀中的“偷胶囊”功能也类似于当年的“农场偷菜”,这个功能推出不到两个月就帮助“厘米秀”积累了 1 亿用户。

QQ也在不断完善娱乐化内容布局,包括推出新闻信息流服务“QQ看点”,阅后即焚的功能“日迹”和全新视频社交应用 DOV及QQ动漫升级后的产品“波洞星球”。2018年9月,腾讯发布第三次组织架构调整,QQ被编入了PCG(平台与内容事业群)。但从社交向娱乐内容发力的QQ也与试图从内容切向社交跑道的今日头条进入对战模式。

今年1月15日,字节跳动推出短视频社交应用“多闪”,但并未引发大量关注。5月20日,字节跳动再推社交产品“飞聊”。这款开放社交产品是即时通讯软件和兴趣爱好社区的集合,致力于帮助用户发现同好。

5月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上,腾讯副总裁梁柱表示今年QQ将更聚焦于社交。此前QQ上线的新功能“扩列”已成为00后流行语。通过扩列,用户可根据个人需求和兴趣快速扩展关系。而QQ仍在探索新的社交模式,在梁柱眼中,视频和语音社交都将是下一个机会点。

二十岁的QQ始终处在变化中。

这个诞生于1999年2月10日,初始版本只有220KB的软件曾一度变得庞大而冗杂。新旧交替中,也有无数产品退出舞台:2015年QQ家园关闭,2017年朋友网下线,2018年9月QQ宠物停运,2019年1月1日Web QQ 停止服务。

面对离去的伙伴,QQ并不强留。2019年3月13日,腾讯QQ安卓新版本7.9.9上线注销功能,ios版本也在版本更新后加入注销功能。

但即便早已不再使用QQ,多数人也并不愿意注销。它是人们连接过往回忆的通道。

那个孩子气、拒绝长大、容易溢出的“自我”和QQ一起永远留在了过去。但真正深刻的关系却将超越平台的兴衰,一直走向未来。


分享到 
发表评论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•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