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话微软CEO:科技行业如何赢回公众信任

荼兰网

2分钟前


原创 Andrew Nusca 栈外 5天前

image.png



本文看点


 ▪ 萨提亚·纳德拉是Microsoft第三任CEO,他押注云计算,帮助公司市值不断突破。在本次访谈中,他谈到了技术在社会中的作用以及该行业的发展方向。

    ▪ 面对公众对科技公司的信任危机,纳德拉认为必须使所有行业都共同发展,建立网络安全的核心基础设施,以及追求环境可持续性。与此同时,社会也需要制定一些法律法规,共同促进公众对科技的信任。

    ▪ 对于Microsoft接下来的发展,纳德拉认为需要将技术应用于各行各业,为他们创造更多的价值。



微信图片_20200511114825.jpg

原文来自Fortune,作者Andrew Nusca







 微信图片_20200511114749.png


信任危机



今年一月,你在LinkedIn上发布了一篇关于使用科技来促进赋权与信任的文章。但Pew研究中心2017年的报告表示,接下来的十年,尽管将会有更多的人使用科技,但是他们并不一定信任科技。你将如何弥补这个鸿沟?


纳德拉:我的同事布拉德·史密斯写了一本书,叫《工具与武器》,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比喻。数字技术或许是我们最具可塑性的资源。它既可以是工具,也可以是武器。所以,我们先谈谈这个工具,以及它是如何赋权的。


我们需要考虑三件事:首先,科技的经济增长是否公平?科技行业的增长必须惠及各行各业,新兴行业和发达市场需要大融合才能延续下去。


其次是信任。绝不可以产生意外。你必须将数据和隐私权视为一项人权。由于网络攻击,美国经济损失了大约1万亿美元,其中大部分损失都由小企业和消费者承担。


作为技术的提供者,我们要一马当先。我们必须建立核心基础设施,甚至是工程流程,来确保对人们科技有更多信任。


最后一点是可持续性。不考虑对地球的破坏,就没法谈及增长和信任。


当然。但是当消费者看到科技公司滥用他们的私人信息,或得知他们是数据泄露的受害者时,这个行业该将如何赢回用户信任?


纳德拉:我们可以从经历过这一切的其他行业借鉴。比如,我信任我所吃的食物和食品安全法律法规吗?对我们来说,从人才和资源分配开始,我们就在考虑当下构建的技术带来的意外后果。


比如人工智能伦理。人们在引进一个建立于人类语料库的模型,根据其训练数据收集偏见。要阻止这样的情况发生,首要方法就是一开始就让不同的团队一起建立模型。我们不能放弃控制。


我们有内在程序来确保我们团队有更多的多样性吗?我们有工程程序来开发安全代码来保证道德平等吗?


这是我们必须做的事情。但有一些法律法规也是社会必须制定的。两者的结合将帮助我们提高对科技的信任。


食品行业公司很有吸引力,就像科技,食品也会影响到每一个人。厄普顿·辛克莱的《丛林》一书让我们相信自己需要食品安全监管。科技也需要类似这样的某种震撼来引发改变吗?


纳德拉:我觉得不用。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科技无处不在的世界。它已深植于我们的生活、社会和经济。










微信图片_20200511114815.png
经济实力越强,责任越大


你认为Microsoft应该如何被监督?

纳德拉:我们不能空等监督者。所以问题是,我们该如何监督我们自己?我们有了《通用数据保护条例》,让我们来遵守规则。但更重要的是,让我们掌控数据权,让这成为世界各地的普遍规定。在美国,我希望将会有更多围绕数据隐私的联邦法规。

关于私营企业在社会中的作用,我思考了很多。一个现代科技公司的影响力广泛又深刻。对于社会的弊病,你认为政府的责任与Microsoft的责任有什么区别?

纳德拉:这是个好问题。我喜欢牛津大学经济学家科林·迈耶对于企业的定义:企业的存在是为了为应对人类和地球的挑战,以及创造有利可图的解决方案。

我认为,私营企业是我们提高配置资源效率的最佳机制。但它也必须加以管理,保证这些私营企业确实在创造解决方案,而不是制造问题。这才是真正的症结所在。

你的核心商业模式必须与周边世界匹配良好。你不能一边做着有利环境、社会和治理的工作,而在另一边却在破坏周遭的世界。这是不可接受的。

我想,如果Microsoft能够做好,那我们就帮助了小企业变得更有成效,或让一个大公司的员工更有竞争力。这也赋予了我们在世界任何地方运营的能力。否则,别人为什么会想要一个跨国公司在他们的社区运营呢?

然后你还需要考虑你的责任。Microsoft既有全职员工也有兼职员工。兼职员工按理没有全职员工的育婴假政策,但是他们和我们平起平坐,我们愿意支付这笔钱。

我们也愿意帮助中低收入的家庭。免去他们通勤的负担。这无关美德,这是我们长期股东的实际责任。

那么公司和政府责任之间的界限在哪里呢?比如,育婴假。不论经济实力,美国是发达国家中为数不多不提供联邦带薪假的国家之一。美国总是希望私营公司自己能够提供巨大的福利,但这不应是全国政策的责任吗?

纳德拉:当然。我钦佩的一项美国法规是《美国残疾人法案》。这很了不起。开明的政府应当为广大人民做这样的事。这不是让某个公司建轮椅专用道路,而是保证残疾人可以充分参与我们的经济运作。

我希望未来会有更多这样的决定、法规或政府计划。作为一家美国跨国公司的CEO,我很在意的一件事是,在我把所有的义务都推给政府之前,我们应该怎么做?





 微信图片_20200511114819.png
云端之上


当本杂志2016年第一次写到你的时候,Microsoft正处于历史最高股价的边缘,而现在是当时的三倍。你在云计算上下了重注。这让公司得到了回报,但是现在股价爆炸性增长速度开始放缓了。下一步是什么?

纳德拉:计算正在融入由人、地、物所组成的世界。在经济领域,大规模数字化如火如荼,但现在仍是早期,科技产业仍只占GDP的5%。以后将会到10%。问题是,其他占GDP 90%的行业用这些技术做什么?

我不需要研究下一步做什么,我们要专注当下。我们会在精准农业上做什么?如何改善医疗效果?电商与零售该如何变得更加个性化?银行业如何变得更包容?

你在意的是技术的应用。

纳德拉:没错。先是技术的调试,然后是部署。在接下来的十年,我期待软件和数字技术能帮助所有的行业,就像电的普及那样。我们是一个平台公司。稳定平台的一项核心规则就是:你必须要在平台外获得更多价值。

六年前的今天,Microsoft宣布你将成为第三任CEO。你收到的最差的建议是什么?

纳德拉:回顾过去,找寻成功的原因。我认为历史并不总是惊人地相似。你必须保持上进的学习心态。一切都是不确定的。你在某事上成功,并不代表你以后还会成功。

过去的表现并不能保证未来的成果。

纳德拉:没错。















分享到 
发表评论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•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