摩拜失去了灵魂,现在它又失去了姓名

琪琪~

01-25 13:47

走到最后,摩拜连姓名都不能拥有。

1月23日上午,美团联合创始人、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发布内部信,未来摩拜单车品牌将更名为美团单车,美团APP将成为其国内唯一入口。摩拜单车将成为美团LBS平台单车事业部,由他本人兼任事业部总经理。

王慧文还表示,摩拜北京办公室将在2月底搬至美团集团总部。摩拜将离开自2017年一直陪伴着它的曼宁大厦,这座楼还留有专属于摩拜的橘黄色墙面,但摩拜很快就要被一抹绿色替代。在此之前,摩拜内部已经在进行人员优化和软件打通,摩拜的财务和人事已经向美团汇报。

相比于ofo过于跌宕起伏的情节,摩拜被收购后却显得很平静。

2017年底,这家明星公司被爆出押金难退、供应商讨债后,仅过去4个月,美团创始人王兴的一封内部信,昭告了美团收购摩拜之事。

摩拜的高管陆续离场,2018年4月,摩拜联合创始人王晓峰卸任CEO,2018年11月,摩拜运营主体“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”完成股东工商变更。创始团队中的胡玮炜、王晓峰、夏一平以及投资人李斌全部退出,美团创始人王兴成为大股东,占股95%,开启一段新故事。

2018年12月23日,摩拜创始人胡玮炜离开,她离开后,一位曾经在摩拜工作近两年的员工告诉锌财经,摩拜从此没有了灵魂。

他同时表示,在胡玮炜离开后,美团对摩拜的整合动作大了起来,大规模裁员中,员工情绪激动,在脉脉等平台上能看到,一些员工被安排了最后的离职期限,被裁的人可以拿到N(在职年限)+1的补偿。

昨日的更名,代表着摩拜从此退出历史舞台。这或许是摩拜最后一次被广泛讨论,有人在朋友圈里转发着摩拜的宣传片,曾经看着激动人心的画面,现在看上去却有些悲凉。

名字被抹去,出乎很多老摩拜人的预料。上述摩拜员工,接受了锌财经的专访,讲述了摩拜辉煌的日子和并入美团后的变迁,在摩拜的故事里,他的叙述也许只是一个边角料,但也足够精彩。

1

那时候我觉得,ofo根本就不是对手

锌财经:摩拜这家共享单车的明星公司崛起,不过是2016年的事。它一共完成6轮融资,额度高达11亿美元。摩拜的扩张速度很快,2017年它宣称当年目标是拓展至全球200个城市。2017年4月,摩拜宣布其日订单量超过2000万。

走出校园的ofo和摩拜展开了一场激烈的竞速赛,一面烧钱投车抢占市场,一面大打价格战。那时候大多数人在讨论的是,摩拜与ofo,到底谁才是这个风口的最终王者。

2017年年初,我入职摩拜,那时候是在技术部门,人还很少,只有8人,部门发展很快,不到半年就到了60多人。

当时正是上升时期,入职没多久很快迎来摩拜最辉煌的时期,进来的牛人非常多,我当时觉得这公司挺伟大,成就了很多人,很多人在职级上迅速获得了上升,能力也获得了不少成长。

我本人也很感谢摩拜,我本身不是学技术出身的,靠着摩拜的技术老师教,才走上了程序员的道路。

我在摩拜的生活非常开心,技术从零到一,飞速成长,经常有大神来分享,开讲座,让我开了很多眼界。互联网单车这个行业很新,有时候会请微软的、交通部的人来,我记得微软亚洲研究院的郑宇博士来过。

摩拜队伍扩张很快,我记得我去一面的时候,摩拜正从六道口搬到亮马桥,很乱,但是大家看着都很开心,因为队伍在慢慢壮大,2017年2月份300多人,到7月份就1400多人了。

订单数据也很快,一天一千万,隔天就涨到两千万、三千万,大家都很亢奋,工作积极性非常高。

我们内部团队相处得很好,我有时候会出去参加组织的一些活动,比如去线下搬车子、找故障车。和其他部门的同事相处起来也都聊得来,因为公司很多都是90后。

我们内部称呼胡玮炜叫胡阿姨,平时公司的氛围很受她的情怀感染。她很少谈到具体的业务,但经常说要改变这个世界,很有激情。内部胡阿姨负责谈理想,Davis(王晓峰)负责具体的业务和战略。

我们公司去年没开年会,开了一个全员大会,三个老板每人讲半小时,然后员工提问,就结束了。那时候提到要做网约车、共享汽车之类的业务,大家很振奋,觉得是一个蛮有前途的公司。

这个大会确实也让我觉得很有信心,觉得要是做得好的话,可以和滴滴抗衡,就不仅仅是收购ofo了。

那时候我觉得,ofo根本已经不是我们的对手了。

高层提到,我们要做的是一个物联网的平台,而不仅仅是一家单车公司。这让我觉得摩拜肯定没问题,那时候摩拜在外界的口碑还不错,我想要长远在这个公司陪着它成长。

2

收购当天猎头电话就来了

锌财经:在大多数人以为摩拜最终将和ofo合并的时候,去年4月4日,美团以27亿美元作价收购摩拜,并承担摩拜约10亿元的负债。胡玮炜发朋友圈表示,并不存在所谓的“出局”,一切是新的开始。人们开始意识到,摩拜的故事可能告一段落了,美团在出行领域的话语权大增。

收购摩拜后,有媒体报道王兴曾现身摩拜的全员大会,并表示在职员工的位置不会进行变动,也不会裁员。被收购后美团没有让摩拜继续扩张,胡玮炜也提到,收购后,摩拜几乎没再投放新车,公司削减了成本。

2018年7月,沉寂许久的摩拜召开发布会,宣布全国零门槛免押金,并发布了摩拜助力车产品,之后摩拜又陷入沉默。从目前发布的内容来看,摩拜的业务多在单车领域展开,而原先摩拜的包含网约车、共享汽车在内的诸多出行计划,似乎也无法实现了。

我真的没想到,动员大会开完没多久,公司就卖了。4月4日凌晨那天,我睡了,第二天从朋友圈里看到的,我很震惊,在想怎么突然就被收购了。

那天上午,就有猎头开始给我们打电话,我的很多同事都接到了猎头的电话,我自己接到了好几个。那天上午,高层很早就开始开会,应该是在谈收购的事情。我们私下讨论很热烈,感觉很遗憾,没想到会卖给美团。

我们一直以为会和ofo合并,一些老员工会觉得很遗憾,他们可能更希望摩拜能够独立成长。

公司里没有正式的内部信或者什么会议,隔了几天王兴(美团创始人)过来开了一个全员大会,然后公司就姓美团了,去年的端午节,粽子都是美团发给我们的。

刚收购完的那段时间,很平静,人还是老摩拜的人,工作节奏也没有什么变化。

但摩拜的人在减少,大家陆陆续续地开始离开,去年很多人走了,没有非常密集统一的离职期,走的人里面很多是我要好的同事,我觉得很舍不得。

我是去年10月份走的,是因为个人原因。我觉得摩拜的发展势头一般,上升空间不大,想换个环境看看。我觉得摩拜在美团的体系内,发展肯定是受限的,共享汽车、搭建物联网平台,都没办法做了,只是局限在单车的范围里。在我走之前,我觉得摩拜在美团里,还是像一个独立的公司,虽然完全美团化的结局我早就已经预料到了。

从摩拜被美团收购后,4月份Davis(王晓峰)就走了,我们这边的管理层慢慢都退出了,美团不断派人过来,工区也进行了搬动。摩拜这边只出不进。

3

“胡阿姨”走后,摩拜没有了灵魂

锌财经:自被收购起,摩拜创始团队就开始离场。正式收购摩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王晓峰卸任摩拜CEO离开,去年底,胡玮炜又通过公司内部邮件宣布因个人原因辞去摩拜单车 CEO 职位,称自己“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”。

胡玮炜的卸任是人员优化的信号弹,有摩拜高管称,摩拜部分被缩减、裁员比例达30%。对于摩拜员工的去留问题,美团方面今日对媒体回应没有裁员计划。

如今,摩拜最终完全美团化,甚至从今天开始,摩拜的名字已经不再,美团单车取而代之,未来美团APP将成为唯一的入口。摩拜员工昨日收到的内部邮件显示,2018年4月被任命为摩拜总裁的刘禹也即将离开摩拜。摩拜的故事结束了,“再见,摩拜”也成为老摩拜人在朋友圈的告别语。

胡阿姨一直还在,到去年12月份才走的。走了以后,李洋(美团点评高级总监)过来了,后来王慧文(美团联合创始人、高级副总裁)就常驻在摩拜办公。

我觉得是胡阿姨走之后,美团的动作才开始变大的。

裁员的风波我听说了,大概裁了有百分二三十的样子,就是在前段时间。上个月,我看到我们的一个离职群,一下子从几十个人,增加到四百多人,大家情绪很激动,在讨论前段时间的裁员风波。

我没想到连摩拜的名字也改了。这个品牌消失还是很可惜的,不管怎么样,品牌的价值还是有的,很深入人心,这我真的完全没预料到。

这两天大家都在讨论告别摩拜,朋友圈里大家开始转发一个“送给摩拜的片子”,我庆幸自己及时走了,没经历最后这段日子。

我觉得整个过程就像是梦一场,昨天摩拜退出了历史舞台,虽然感慨,但心里知道,就算留着摩拜的名字,人也不是那帮人了,原来创业的那批老员工,可能只剩下不到10个人。

胡阿姨走后,摩拜已经失去了它的灵魂。摩拜的一切使命是她赋予的。最后摩拜变成了美团的一个工具,令很多人失望,我觉得原来摩拜的人离职也是觉得有点失望。从一个可能做大的公司,变成只做单车,有人接受不了。

我自己走的那天,带走了一些摩拜之前送给员工的小礼品,我经常喝的水杯上面写着摩拜的英文字母。

回想整个在摩拜的生活,感觉好像坐过山车一样,生得快,死得也快,短短一年半时间,从辉煌到衰落,让人很感慨。


分享到 
发表评论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• 评论